夏木深

花为何美丽?因她一心一意地盛放。
———八木重吉 ​​​

我还是喜欢冷硬的物态。书本的边角,文字的横折,沉默的锋芒。浪漫太软了,摸不到,就不喜欢了…

评论(2)

热度(7)